券商开户查询

正文 第46章 第一雪的绝望

作者:蛋糕与糖
    “我没有!我不可能连这点伤都看不懂,这里面肯定有……啪。”

    “你有什么好狡辩的?公公就是被你这庸医害死的!”一个妇人上去扇了第一雪一巴掌,恶狠狠的说。

    农村妇女常年做着农活,力气是很大的,哪里是第一雪这种柔弱女子受得了的,当即就倒在地上。

    她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也想放声大哭,可是她不能。

    第一雪咬紧唇,眼泪是止不住流了下来。

    “如果村长不好做,那就把她送官,我是一定要让她给我爹偿命的。”壮汉又说。

    “张大小子,我觉得事情不对劲啊。雪神医的医术大家都知道,我是相信她。”

    “对啊,上次李家大小子被城里的大夫都看了,说是活不了了,没想到雪神医还是给救了回来,她的医术绝对不容置疑的。”

    “老子不管!今天老子一定要送她去见官。”张大小子凶光毕露。

    那些村民还是劝道:“张大小子……”

    谁料张大小子一把揪起第一雪的衣服,可力气太大,一不小心扯开了她的衣领。

    朱红色的肩带露了出来。

    张大小子是有媳妇的人,当然看得懂这肩带代表着什么。

    “你,你居然是个女人!”张大小子失声说道。

    大概是为了证实自己心中所想,他又是把她的衣领往下拉了一下,顿时香肩半露,绣着花朵的肚兜暴露了一角。

    第一雪再也忍不住了,她撞开张大小子,屈辱的咬着唇。

    “我说了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便是死也不能被你们羞辱。”她哭着,声音沙哑。

    村民都震惊了,没想到他们一直敬仰的雪神医居然是个女人。

    女人怎么能行医呢?

    难道张大小子说的是真的?张老头子就是被雪神医害死的?

    第一雪的目光落在每一个村民脸上,自然也把他们的踟蹰和怀疑都看在了眼中,他们都是她曾经医治过的人。

    第一雪脚步踉跄,凄然的笑了,觉得自己好可悲。

    “哈哈哈,女子?女子又怎么了?”第一雪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除了绝望还有痛心。

    “难道你们生疮害病,受伤的时候不是我救了你们的吗?”

    “难道不是我尽心尽力的为你们吗?”

    “就因为我是女子?就能抹杀这一切吗?”

    这一声声的质问,问得在座的每一个人心肝发颤。

    女人不能行医是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可他们每次生病受伤又的确是被她救了。

    她省吃俭用也没收他们的出诊费,就是药都是尽可能免费给他们。

    “哈哈哈!你们真的是一群忘恩负义的小人!你们真不值!就合该让你们去死!”第一雪算是看清楚了这些人,这些人根本不值得她那么对他们。

    第一雪哭的歇斯底里,眼睛通红,里面是决绝的狠厉,哪里还有半分茉莉花的模样。

    她被绑着,无法拉好衣服,她目光阴狠的看着张家人,一字一句的说:“我第一雪,顶天立地,说没做过,那便是没做过。”

    但是这一次没有人为第一雪说话了,反而因为她刚才的话刺伤了那些村民的心,有人说道:“第一雪,女人是没资格行医救人的。张家老头子死了这是事实,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昏了头搞错了药。”

    这一句话竟然还有不少人认同。

    “就是,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搞错了,女人嘛,就是那样。”

    “你们……你们……”纵然已经失望万分,第一雪还是觉得难受得很。

    这些人,真的恶心。

    “第一雪说的没错,你们就是一群忘恩负义的畜生!”

    清丽微甜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么掷地有声,斩钉截铁。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大美人冷冷的看着他们,气势迫人,让人无法与她对视。

    玉暖大步走上前,在第一雪错愕的目光下,她伸出手轻轻为她拉上衣服,轻声安慰,“有我在,会没事的。”

    一句陌生人的安慰,却是让第一雪的眼泪再次决堤。

    宋玉暖给她松了绑,目光如尖刀一样看着不远处的张大小子,冷声说道:“不是要见官吗?我倒是要看看,这件事是谁在幕后操控。”

    张大小子看见宋玉暖心里就觉得不安,他拿起菜刀对着玉暖,叫道:“你是谁啊?管什么闲事?”

    “不想死就把你的手收回去。”玉暖沉了脸色,气场更加迫人。

    张大小子是真的怕了,这菜刀都有点握不住。

    “你,你,这是我们稻香村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张大小子色厉内茬的说。

    “如果我偏要管呢?”她看向默不作声的村民,说道:“走啊,一起去见官。”

    玉暖扶着第一雪,率先往前走了几步。

    村民就怕官,不少已经打了退堂鼓。

    玉暖却是不让他们退却,冷声说道:“谁敢走?”

    顿时,没人离开了。

    “阿应,谁敢走,打断他的腿。”晏南勾起笑容,露出整齐洁白的八颗牙齿,却是极冷的。

    “是,公子。”说着已经亮出了大刀。

    一群村民看到这个架势,连忙说着不敢。

    最后宋玉暖拜托村长去找了一个马车,几个人上了马车,一同往城里去。

    最近的城里的官员是一个县令,玉暖也不介意。

    她看着面前情绪低落的第一雪,玉暖说道:“身上可有药膏?”

    第一雪摇摇头,复而又说道:“谢谢。”

    “没事,我只是看不惯而已。”宋玉暖轻轻为她撩开乱了的头发,突然想起自己包袱里有药,于是对外面喊道:“阿应。”

    “你叫阿应干什么?”晏南不爽的说。

    “拿我的包袱。”玉暖没有好心情去应付晏南。

    “我这里有药膏。”晏南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玉暖。

    “你的自己留着,不准给别人。”

    玉暖被晏南这霸道的话说的一愣,抿嘴,耳朵有点红,自顾自的打开瓷瓶给第一雪涂上。

    “这是玉肌膏。”第一雪被药膏吸引了注意力。

    “玉肌膏?”玉暖想了想,有些惊讶,“这是玉肌膏!你仔细看看,确定没错?”

    “不会有错,这是我师兄研究出来的。”
登陆7z小说网(3pz99.cn)阅读《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3pz9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