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开户查询

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问剑长生(书号:44376

正文 第一卷 参台 第三十章 顶破天的那个男人

作者:书上
    只是瞬间,能御空的修真者纷纷从小镇的各个角落腾空而起,如离弦之箭,立于拱门之前。

    不能御空的也各自挑选了附近的高地,朝着拱门望去,如同参拜神祇。

    这下小镇是真的全沸腾了,修真者们是因为期待已久的参台秘境终于开启,小镇居民们则是因为这从未见过的盛大场面,简直比说书先生讲的还要让人震撼。

    坐在院子里的徐长生同样看见了天空中的那座拱门,此刻他的内心也十份震惊,原来这就是真正的神迹!可比唐宋讲的精彩多了,毕竟看唐宋那样子也没读多少书,很多场景都形容不上来,现在可是实打实的见着了

    但其实在一些小镇老人们看来还是比较奇怪的,小时候仙人们进来,可没有这样的场景。只是依稀记得那时都只是感觉到天地有点晃动,然后不消片刻,小镇的仙人全都不见踪迹罢了。哪能像现在这样,直接在天空中出现一道云做的拱门,还有那么多飞天的仙人。

    以前来过穹虚界的修士和听宗门长辈讲过参台秘境的修真者们也是比较奇怪,不是都说只要参台秘境开启,在穹虚界内的修士们都能心生感应可以直接传送到入口处的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穹虚界上空,招摇过市。

    但现在可不是让他们奇怪的时候了,这可是参台秘境,能让归真期加速明悟大道至理的地方!没看见李推那酒鬼只是在这小镇待了几十年,说不定连秘境都没进去,只是感悟到了一丝从秘境内传出的气息,就从归真后期到了归真巅峰吗?

    而刚刚还威风凛凛的李推此时则是躺在一家民居内,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李软也恢复了正常模样,站在他身边平静的看着他。

    李推翻了个白眼,“人家徐小子受了伤你就伤心成那样,还要拉着自己老爹去给他报仇,现在倒好,我去帮他报仇被揍成了这样,你连拉都不拉一把。”

    “你又死不了,自己实力不够,被打了不是很正常吗?”李软很不以为然。

    不提还好,一提李推就来气了,“古家狐狸就是古家狐狸,一身渡劫修为竟然藏得这么深,还装作是归真的样子,把我打了个措手不及,要不是你爹我前些天突破到了半步渡劫,可能就真的要被他阴死了。”

    李软看着怒气冲冲的李推,认真的说道:“说不定你要是不喝酒,现在就已经飞升了。”

    “不喝酒?那说不定现在还真得要白日飞升了。”说完摘下腰间的北葫,灌了一口烈酒,脸色一红,好像连伤势都好了许多。撑着从地上起来,靠在墙上。

    李软也只是说说,自家老爹自己最清楚了,一身修为八成在酒上,其实刚刚他也没出全力,都还没喝北葫中真正的“北葫酒”。

    但也不能怪他,现在穹虚界内群雄尽至,除非生死相搏,谁也不敢真正拿出全部实力,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李软也懒得理他,靠在一根立柱上,仰望着天幕。

    基本上所有的归真期修士和几个胆大的神驭期都围在了拱门周围,约莫着也有数十人,纷纷盯着拱门中间的黑色漩涡,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端倪。

    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进去,现在局势尚未明朗,也不清楚拱门后面到底是什么,谁都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乐安颓废的出现在了徐长生旁边,整个人都显得消瘦了许多,颧骨也有些微微凸起,抱头蹲在地上,“徐长生,这下是真的没办法了,参台秘境竟然被古家的那个老头子强行拉了出来,等到这参台秘境消散的时候,也就是穹虚界塌陷之时了。”

    “没事,好歹塌陷之前还能看看戏呢。”徐长生笑着拍了拍乐安的肩膀。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随即起身在两人面前伸手一挥,凭空出现一道镜面,镜内的画面正是头顶拱门前的场景,竟然还能听见那些修真者们的议论,而看他们的表情好像丝毫没有发现什么,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拱门。

    徐长生惊讶的看着乐安。

    乐安眉头一挑,“本神厉害吧”。

    ……

    而此时小镇的城隍庙外,唐宋,梁米,谈笑三人也靠在围栏上在看着天幕中的场景。

    梁米大张着嘴,一脸震惊的看着天空。

    原来小镇里面竟然藏着这么多神仙,不过转头一看,自己这个便宜师父和唐宋这个王八蛋好像也是神仙,但应该没天上飞的这么厉害。谁让他们都在地上看呢。

    “古家那个老狐狸好像有几把刷子啊,都能把参台秘境拖出来。”唐宋打着哈欠说道。

    谈笑不以为然地吹了吹自己的八字胡,“有几把刷子又怎么样,还不是要死了,自寻死路的见过不少,但像他这样都到了那个境界还自寻死路的可真不多见。”

    “一直听说他算无遗策,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我也算进去。”唐宋突然有些好奇,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谈笑鄙视地看了唐宋一眼,看的唐宋都想直接拎起拳头扁他一顿,但想了想,又觉得还不是时候。

    “那他就是来送死的喽?”唐宋还是忍不住问道。

    谈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唐宋是愈发地想揍他了,牛鼻子老道说的就是谈笑这种人,天天一副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姿态。

    梁米忍不住回头问道:“那你们是啥修为啊?”

    谈笑在身后给了他一脚,笑骂道:“顶破天的那种。”

    “切,两个坐在地上的癞蛤蟆,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梁米毫不在乎的拍了拍屁股,满脸不屑道。

    这下就连唐宋一起惹到了,唐宋也正好缺个出气筒,两人一把拉回梁米,一顿乱揍。

    ……

    巫维虎一家也坐在自己院子里,看着天空。

    “爹,你等下要去那个什么参台秘境吗。”巫维虎好奇的问道。

    巫奎摇了摇头,这次他通过众多好友也知道了一点,不准备进去。

    顾红彩则瞪大着眼睛,希望能看的清楚一点。

    “对了,爹,你怎么不飞上去看啊,要和我们待在这看,又看不清,多没意思啊。”

    巫奎看了看顾红彩,脸一黑,“我觉得在这看挺好的啊,没必要那么招摇”。

    顾红彩才收回了巫奎腰间的手,巫奎看着自家媳妇那想看清又看不清的样子,想了想,施了个仙法,顾红彩和巫维虎眼前的景象瞬间放大了无数倍,仿佛天上的那一幕就发生在了眼前。

    巫维虎目瞪口呆地看着巫奎,原来老爹真的这么厉害。

    顾红彩则伸出手狠狠地拧了一下巫奎,“你这老东西,有这么好的东西也不知道早点拿出来!”

    ……

    苏笙和孙月璇两人坐在孙府的高楼上,牵着手,看着这天幕,自从知道苏笙也被云衣仙宗收下后,孙府算是彻底认同了苏笙和孙月璇,反正这两人小镇是困不住的,都是要成仙的仙家种子,到时真成了仙,做一对神仙眷侣还能成为一段佳话。

    孙月璇将头靠在苏笙肩膀上,眨着大眼睛,希冀的说道:“苏笙哥哥,到时我们也这样飞在天上到处去玩好不好。”

    苏笙也轻轻的搂住了他。

    “好。”

    ……

    阎北辰和苗禾也坐在了一条树干上,苗禾坐开一点,阎北辰便坐过来一点,最后苗禾再也坐不出去了,才忍不住一脚踢开阎北辰。

    阎北辰可怜巴巴的说道:“苗禾,你到底怎样才会接受我啊。”

    苗禾想了想,又指了指天穹,“天上那些人,你现在要是能打赢一个,我立马就接受你,我苗禾说的,准数。”

    阎北辰抬头看了看,再看了看自己,哭丧着脸,“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能不能换一个啊?”

    “能,你要是能打赢全部,那也行。”

    阎北辰沉默了下来,许久未能言语。

    苗禾也觉得自己好像对他有点过分,轻声问道:“阎北辰,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我把它改掉还不成吗?”

    阎北辰眼睛一亮。

    “我喜欢你不喜欢我。”

    苗禾一手搭住巨剑,往阎北辰后背上一扫,直接把阎北辰拍了下去。

    “跟老娘耍荤,也不嫌衣衫太紧。”

    ……

    荷花巷,古零清的院内,依旧是一副大战后的场景。

    古祜厉站在废墟之上,望着自己所造就的场景,但却丝毫看不出喜怒哀乐,一脸平淡。

    古关也难得没有古怪,老老实实地站在古祜厉旁边,沉重的说道:“三爷爷,你到底有几层把握?我不信真的是跟大爷爷说的那样有三成。”

    古祜厉笑呵呵的摸了摸古关的朝天辫,“三成?必死之局罢了。”

    古关沉默了下来,到底还是最不愿听见的答案。

    “能不能别这样,我们回古家好不好,我们回玉杯湖去好不好?”古关低着头,声音有些哽咽。

    古祜厉一愣,他从没想到古关竟然会流露出这样的感情,记得当他从雪地抱回古关之后,他便一直古灵精怪,不着边际。别说哭,连低落的次数都是少有的。

    一只干瘪僵硬的手覆盖住了古关的脑袋,“记着,我这辈子从没做过无价值的东西,也要记着,演狐是怎么来的。”

    随后古祜厉双手撑住盲杖,朗声笑道:“不如此做,世人多忘,怎能记得住我古家老狐?怎能让稷下学宫那个老不死的知道我古祜厉离开了学宫,依旧是人界演狐。”

    话音雄浑,是说给古关听的,是说给能听见的人听的,更是说给自己听的。

    扭头看了一眼城隍庙的方向,古祜厉转身走回了房间。

    ……

    看着天幕中依旧踌躇不前的归真修士,谈笑眯了眯眼,转头跟梁米说道:“乖徒儿,这就让你看看什么是顶破天的那种。”

    旋即起身,伸出右手压了压,一众修士便凭空下降半程,随后踏出一步,便消失不见。

    再一次出现已是到了拱门之下,一手拖住,猛的发力,拱门直直升起,一升一降之间,谈笑已然到了穹顶之上。

    如神祇高坐,俯览人间。
登陆7z小说网(3pz99.cn)阅读《问剑长生》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3pz99.cn]